電影訊息
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蝙蝠侠黑暗骑士/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黑暗骑士(台)

9 / 2,862,117人    152分鐘

導演: 克里斯多福諾蘭
編劇: 克里斯多福諾蘭
演員: 克里斯汀貝爾 瑪姬葛倫霍 希斯萊傑 蓋瑞歐德曼 亞倫艾克哈特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tarkberg

2008-08-06 18:06:39

布希與蝙蝠俠有何相似


《華爾街日報》08年7月25日
作者 ANDREW KLAVAN
翻譯 tarkberg
在一個被暴力和恐慌所籠罩的城市中,傳出一聲呼救聲:一束光亮投向夜空,一個像徵蝙蝠的標誌映射在捲滾而過的雲層表面。。。
不過,等一下。這其實並不是一隻蝙蝠。事實上,如果你用手指描出這個標誌的外形的話,你會發現,它看上去像。。。一個W。
對我而言,當下正在刷新各項票房紀錄的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對George W. Bush的讚歌,讚揚他在這個充斥著恐怖和戰爭的年代裡所顯示的堅毅和道德力量。和W一樣,蝙蝠俠因為以恐怖份子才懂得的方式來攻擊他們而遭到指責和唾棄。和W一樣,蝙蝠俠有時為了處理緊急情況而必須破壞公民權,雖然他在危機過去之後會重新修復這些權力。
和W一樣,蝙蝠俠明白,在自由國家——在這個國家裡,人們有時會做出錯誤的選擇——和那些旨在破壞的犯罪分子之間,毫無道德平等可言。即使前者有其愚蠢之時,但仍然必須被保護;而後者則必須扔入地獄的火坑。
因此,《黑暗騎士》是一部有關反恐戰爭的保守主義電影。和去年上映的、與其類似的那部《300勇士》一樣,《黑暗騎士》因為道出了布希政府無法道出的價值觀和必要手段而贏得了大把金錢。
與其相反的則是那些有關反恐戰爭的左翼電影——比如說,《決戰以拉谷》、《引渡疑雲》和《節選修訂》——這些電影支持道德平等、支持投降,它們蔑視軍隊和軍事行動,它們似乎無法區別美國和伊斯蘭法西斯主義者,而這些電影的戰鬥場景絕對比Shock and Awe行動更加壯觀。
那麼,為什麼左翼電影人覺得把他們的電影做的直接而又現實主義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好萊塢的保守主義者卻為了說出他們的真理而必須戴上面具呢?的確,那些保護我們的保守主義價值觀——比如說,道德感、信仰、自我犧牲和為了權利而戰鬥的光榮感——只會出現在《300勇士》、《魔戒》、《納尼亞傳奇》、《蜘蛛人3》和現在的《黑暗騎士》這些幻想或者根據漫畫改編的電影中呢?
當電影人們決定要在一部現實主義電影中討論伊斯蘭恐怖份子的問題時,這些價值轉眼之間便消失了。好人和壞人變得無法區分,結果,我們竟要譴責那些保護我們的英雄。為什麼會這樣呢?在我看來,這些問題的答案就在《黑暗騎士》中:做對的事情總是困難的,說真話總是危險的。很多人因此而被憎恨,有些人因此而被殺害,有一個人因此而被釘上了十字架。
左翼人士經常說,右翼的道德觀是簡單化的。他們說,道德是相對的;它們十分複雜並具有微妙的區別。當然,他們錯了,即使就他們自己的標準來說。
不管是左派還是右派,所有的美國人都知道自由比奴役強,愛比恨好,仁慈比殘酷高尚,寬容比敵對值得稱讚。我們並不知道我們為何有這些結論,但是,我們還是有點不可思議地知道這一切。
當我們在這個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這些價值的世界中企圖保衛這些價值時,真正的麻煩才到來了——當我們為了保衛寬容的價值而必須不寬容時,當我們為了保衛仁慈的價值而必須不仁慈時,當我們為了保衛愛的價值而必須仇恨時。
當為了保護這些價值而做出那些行動的英雄出現時,我們經常會想要背叛他們,為了維持我們表面的正義而指責他們。我們起訴或者咒罵那些暴力的戰士或者殘酷的審訊官,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顯示我們就是那些和平價值的支持者,而恰恰是那些被我們起訴和咒罵的人維護了這些價值。正如加里•奧德曼所飾演的那個警官高登所說的,蝙蝠俠必須被憎恨和追捕,「他必須逃亡——因為我們必須追捕他。」
這才是真正的道德複雜性。當我們的藝術家們準備向我們展示,有些時候,人們為了維護生命而必須殺戮;有些時候,人們為了維護價值而必須破壞這些價值;當電影明星昂首闊步、扮演著英雄、接受著我們的奉承時,真正的英雄卻必須在黑暗中沉默,無奈地意氣消沉,並被人所唾棄——當也只有當這個時候,我們才會真正地尊重布希總統所做的一切,並且製作出有關反恐戰爭的高質量並且真實的影片。
也許只有在那個時候,好萊塢的保守主義者們才會卸下他們的面具,在光天化日之下說出他們的真理。

譯註:非常有意思的一篇小文章,雖然zizek現在仍未對the darkly knight有何論述,但仍可與他對《300勇士》的評論《真正的好萊塢左派》對比閱讀。http://www.lacan.com/zizhollywood.ht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