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賴活--Vivre Sa Vie

随心所欲/我的一生/赖活

7.8 / 34,353人    80分鐘 | Germany:83分鐘 (restored integral version) | Portugal:83分鐘 | UK:83分鐘 | USA:85分鐘 | West Germ

導演: 尚盧高達
編劇: Marcel Sacotte 尚盧高達
演員: 安娜凱莉娜 Sady Rebbot Andre S. Labarthe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黑澤Heize

2011-10-10 19:24:03

「這是一部關於妓女的電影」——10月10號觀戈達爾作品《隨心所欲》


在戈達爾的電影裡,我們時常可以看到鏡頭拉近對人物身體以及面部表情的特寫。我們通過細微的注視發現女主角給人的感覺是美麗的,孤獨的,悲傷的,冷靜的——不需要語言只通過注視就認識她。

女人努力過想進入電影界,兩年前,她想登上舞台,而生活只允許她在自己的故事糟糕地上演,她不喜歡微笑,她只用她依舊明亮的雙眼沉默地注視她身邊的男人,然後接受那些能給她錢的。

影片前半部份女主人公和女友的對話場景吸引我。
女友在平靜述說著自己淪為妓女的經歷,看樣子兩人肚子裡正在積累著無法宣洩的怨氣和無奈,其實不是。這種生活表面上是接近於平淡的,對於女人來說,並不需要悲壯地爆發、嘶吼、在轟轟烈烈的對抗中求解脫。

「生活很沉悶,但不是我的錯」
「我想我們總是要為我們的所作所為負責。
「我們是自由的 我舉手——我有責任
                        我轉頭——我有責任
                        我不高興——我有責任
                        我抽菸——我有責任
                        我閉上眼睛——我有責任
                        即使我忘了我有責任,可我仍有責任
                        我想告訴你是無處可逃的
                        凡事都是好的
                        你需要的僅僅是對某件事情產生興趣
                        畢竟,東西就是它們本身
                        消息就是消息
                        盤子就是盤子
                        男人就是男人
                        還有生活就是生活」

說完這話,兩個女人接著去和想要認識她們的男人約會了。

戈達爾在這部作品裡絕對是自己精心挑選的女主角,她的眼睛裡有神秘的力量,有著敏銳的洞察世界的能力,又彷彿對這一切都是不屑一顧的,內心裡已經極度地厭惡周圍。

我們偶爾會在酒吧或夜總會門口遇到這樣頭髮不經打理很隨意抽著香菸的女子,在這部片子裡,她也出現在咖啡廳裡,出現在街頭,還出現在旅館裡,出現在有男人的屋子裡。

男人嘲笑她的短髮,嘲笑她呆滯的表情很傻,就算聽到這樣的聲音她卻有理由笑出聲來——男人就是男人——不過是要滿足他們的種種需要。


儘管這是一部關於妓女的電影,但戈達爾卻能夠讓觀眾重新認識甚至忘記這樣一種身份,影片裡沒有任何直接的色情成份,導演只是在敘述,讓影片裡的人物敘述,讓文字、聲音、畫面有敘述的力量,這種完全專注的敘述方式讓故事有特點。


Chapter 12:」我之前沒注意到在如此生動的光線里看到了一張圖的全部
                          那是一幅小女孩成為成熟女子的肖像
                          我匆忙的掃過了那張圖
                          然後閉上了眼睛
                          那個時候很衝動,想贏得時間去想
                          從而確定我的眼睛沒有欺騙我
                          來更冷靜更確切地思考和觀察
                          沒過了多久
                          我又開始盯著那幅畫面了
                          那肖像,我依舊說過了,是年輕的女子
                          只有頭部和肩膀
                          像是被技術性的做成」半身的暈影照片「的樣式
                          很像我所喜歡的Sully的肖像樣式
                          手臂,胸部,甚至是光亮的頭髮末端
                          不知不覺間融入了模糊灰暗的背景中
                          作為一件藝品
                          沒有什麼可能比圖畫本身更令人欽佩
                          但它不能是工作的執行
                          也不是那強烈吸引我的
                          美麗不朽的面容
                          最少它能使我的想像力
                          依舊把頭誤認為成一個活人
                          最後,滿意於那效果的秘密是真實的
                          我在床上退卻了
                          我依舊在」線性人生」中的表情中
                          找到這張照片的吸引力
                          
                          它是我們的故事:一個畫家描繪他的愛
                          事實上那些目睹了肖像的人
                          會談及到它跟巨大的奇蹟之間的類同之處
                          來證明這圖畫的力量不少於那個
                          被他形容得無與倫比好的
                          並深愛著的女人
                          可是最後,因為努力,接近了結果
                          沒人被允許進入那座塔樓
                          因為畫家的工作使他的激情增長了
                          他的眼睛極少離開畫布,即便是看看他的妻子
                          他不再去理會他用在畫布上的色彩
                          是否和坐在他身後的她的相貌相一致
                          當許多周過去了
                          就只剩下了含在嘴上的筆刷和在眼中的一點色彩
                          但畫面上的女士的靈魂又在跳動了
                          就好似燈中的火焰
                          接著筆刷放了下來,然後色彩也都上完了
                          一會兒後,畫家在站在了門口處
                          就在他所完成的作品之前
                          可接下來,當他仍在凝視著時,
                          他開始發抖,驚駭,
                          放聲大哭:"這才是它的真正生命!"
                          突然轉身問候他的愛人:
                          她死了

                                  —— 埃德加.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CEUVRES COMPLETES》



23:55 2011/10/9   舉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