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

无敌破坏王/破坏王拉尔夫/破坏王大冒险

7.7 / 320,460人    101分鐘

導演: 瑞奇摩爾
編劇: 瑞奇摩爾 菲爾強斯頓
演員: 約翰萊里 薩拉席爾蔓 傑克麥克布萊爾 珍林區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舞台上的觀眾

2012-11-08 00:05:58

英雄的嗝屁

************這篇影評可能有雷************


這些年來的春晚,最令我全身上下暴漲雞皮疙瘩手足無措難忍廁意的,必然是蔡明的小品,並不是因為演員難看或演技差勁,而是他們最後一定要來個感人場景,等幾個段子說完了,淒婉優美的鋼琴音樂一起,蔡明同志就要眼含熱淚地用詠嘆調高呼大愛,從喜劇女星直接轉型賑災女主持人,變臉之快令人感嘆不愧是國寶級演員。
這種不忍直視螢幕的感覺在看破壞王奮不顧身從天而降猛砸可樂山時也出現了,當然劇情發展到那步的時候已經到了必須來個高潮的程度,不是主角逆勢爆發就是主角捨生取義,但這樣簡單粗暴地催淚還是讓人瞠目結舌,畢竟在走進電影院之前的每個人都知道這是部迪斯尼的動畫,主角真死這一事件就如同中國男足拿世界冠軍一樣,在哪個平行世界裡都不可能發生,在提前劇透的情況下拉爾夫再怎麼奮力猛砸,在觀眾心中也砸不出驚濤駭浪。
好在催淚場景只出現了幾個鏡頭,緊接著就是喜聞樂見的正邪大決戰。最終壞人被打敗,美女救英雄,全家大團圓,可惜外星飛蛾沒有得到「壞人」待遇,被當成反角消滅了——吃豆人裡的幽靈都被招安了,還成了壞人互助聯誼會的主席,飛蛾作為本作的反角只能得到豆子的待遇,所以做反派也要努力奮鬥,做個有名有姓有型有款的boss,千萬不要當雜魚,否則等到了打倒舊社會建設新文明的時候想都想不到你。
看完電影我曾想,如果最終大戰是這樣的該多好:遊戲廳裡的遊戲人物全都發動起來阻擋外星飛蛾的入侵,吃豆人吃遍面前能吃的蟲子,馬里奧頭頂腳踹,RYU用豪油根一通亂轟,這場面既熱鬧瘋狂又有愛,估計能讓場下的阿宅看到飆淚。
如果這電影定為於向上個世紀老遊戲致敬,這樣的安排是有一定的可能,可惜迪斯尼花了大價錢做的動畫不是來給阿宅們自嗨的,更何況再多的錢也填不了這麼多遊戲人物的使用版權費,據說任天堂獅子大開口導致馬里奧只能出現在台詞里。虛擬人物就罷了,像披頭士麥可傑克遜都已經作古了,他們的音樂想用在電影裡還要掏出不菲的費用,真不知道這種版權制度是給誰添堵。
拋開版權不談,無敵破壞王終究只是給阿宅漏個微笑後,就披上童年懷舊的外衣,款款走向商業的寶馬,最後是義無反顧地撲進孩子們的懷抱。
海報裡的各種大名鼎鼎的遊戲人物只是用來烘托氣氛的背景,在電影裡做主要場景的遊戲全部都是虛構的,代表遊戲業界技術發展的幾個階段,8位紅白機到全3D的第一人稱射擊,但不管畫面怎麼進步,遊戲體驗如何提升,在遊戲中心裡不變的是一撥撥的孩子玩家,電影院裡坐著的也是一撥撥的孩子觀眾。
製作方毫不掩飾想要討好每個年齡段觀眾的心,在短短的一百多分鐘裡將各種元素儘可能的揉進去:想讓孩子看得開心?那需要能做出誇張的動作表情的可愛角色。想讓陪孩子們看的父母們開心?那就過去的遊戲人物多漏臉再多埋幾個彩蛋。想讓捧著爆米花的戀人們看得開心?那一定要男女主角配上動聽的音樂在美麗的風景里飆車。想讓電影院裡每個人都看得開心?那就做出為愛獻身的感人橋段和正義的完美勝利。想讓阿宅們開心?哦,有AKB48就夠了。
討好的觀眾越多,主體的劇情自然就越薄弱。一部作品在突出表現技術、創意、劇情三者時,如果想要票房,只能取其二而不可兼得。動作大片普遍劇情單薄,文藝大片在技術難有亮點,無敵破壞王有了創意,再加上從皮克斯那兒得來的技術,如果劇情太複雜,如果觀眾嘴裡再嚼著點爆米花,那毫無疑問會噎著,引發影院殺人奇案。迪斯尼想必不願做殺人兇手,而是做兩手攥滿鈔票的聰明商人,geek式的阿宅們在呼喊著什麼,看片務求盡善盡美的影評員們在說什麼,管他們呢。
捧著爆米花在電影院裡,螢幕上表演的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有趣。要製作一部有趣的電影,背後需要一個有實力的製作團隊,一個製作團隊背後是一個投資項目,一個項目背後是許多的公司,許多的公司背後是整個行業,行業的背後是經濟,經濟的背景是國家。莫怪今年國產片的票房慘澹,因為GDP同樣萎靡。無敵破壞王讓我們看得開心,掏錢掏的也開心,掏更多的錢,然後就有更多的有趣的片,這就是優秀商業電影的良性循環發展之路——靠的不是口號,是社會全方面的努力和進步。
電影裡,最先觸動我的,是遊戲廳關門時,機器裡的動畫小人也下班回家,隆和肯相約喝一杯,英雄使命的「英雄」喝醉了抱怨工作的乏味無聊的場景。電影結束時,全場就我一人堅持看完三首片尾曲,保潔大媽和檢票小哥的目光讓我壓力山大,連渡邊麻友的歌聲都不能細細品味,對他們來說,電影看了一遍又一遍,英雄們嗝屁了一遍又一遍,再好看的片也無聊了。
不知道電影院放映結束時,萬籟俱寂,空曠曠的螢幕閃著微暗的亮光,那些上台表演的英雄們,會不會也下班,踱到酒吧里,在昏暗的燈光下,喝一杯小酒,脫下面具,談談生活和理想?最近工作繁忙,收入動盪,老婆孩子太操心,你呢?——英雄有很多的嗝屁,但他們有更多的嗝和屁。發現個挺有意思的現象,國外的片子喜歡把標籤化、角色化的人物複雜化、人性化,國內則反之,不知為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