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 第四季--Game of Thrones: Season 4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王座游戏第四季

9.1 / 22,385人    60分鐘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貓河藍懶

2014-04-16 18:33:23

詳解紫色婚禮Q&A(劇透,慎入)



      喬佛里·拜拉席恩燦爛謝幕,謎團重重的婚禮謀殺也引起了大家的討論熱潮。看討論發現不少沒有看過原著的觀眾眼睛很細的猜到了兇手是誰,真的蠻厲害的,不過整個謀殺事件的諸多細節上仍然有不少疑問題,有些是因為劇集鋪墊不足造成了理解上的資訊缺失,這篇小文就結合原著把紫色婚禮的一些迷惑點梳理一下吧。如果能夠引起大家對小說的興趣再好不過了。如標題所示,本文含劇透,不想被劇透的筒子不要繼續往下看。





1.喬佛里是中了什麼毒死的?
  
    喬佛里中的毒名為「扼死者」。是一種結晶物質,從植物中提煉而出。該種植物只生長於遙遠東方的玉海諸島。葉片需要經過長期放置,隨後浸泡於石灰水、糖汁以及某些產自盛夏群島的珍貴香料中,之後丟棄葉片,在藥水中加入灰燼使其濃稠,然後靜置結晶。整個製作過程極其緩慢,所需配料價格昂貴,極難尋求。知道配方的僅限於自由城邦里斯的鍊金術師,布拉佛斯的無面者,以及學城的學士。
  
    扼死者具有發作快、必然致死的功效。它容易融於酒等其他液體,受害者服用後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出現呼吸困難的癥狀,面部呈現紫色,這也是「紫色婚禮」這一稱呼的由來。
  
    原著中該種毒藥的第一次登場是龍石島的克里森老學士用來對付梅麗珊卓,兩人共飲下一杯毒酒,克里森登時斃命,紅袍女卻由於魔法的原因而存活。劇集中這種毒藥此前的介紹和鋪墊顯得有點不足。
  
2.殺死小喬的兇手是誰?如何行兇?
  
    這是一場策劃精密的謀殺,主謀是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與荊棘女王奧蓮娜·提利爾。最先給荊棘女王散佈消息說喬佛里是個變態的便是小指頭,荊棘女王得到這個消息後找到珊莎進行確認,最終決定執行這一計劃。小指頭參與制定計劃、準備毒藥,弄臣唐托斯其實是小指頭安排接洽珊莎的人。婚禮會場荊棘女王取走毒藥,直接下毒的人是瑪格麗·提利爾的可能性最高,她下毒非常方便。
  
3.毒藥藏在哪裡?
  
    劇集裡毒藥藏在珊莎的項鍊吊墜最左邊一顆中,被荊棘女王假裝搭訕時取走。書中毒藥藏在發網裡面,為了確保珊莎會戴著藏了毒藥的發網去參加婚禮,唐托斯花了一番心思。
  
  發網裡藏了毒通過一個書中擁有「預言」能力的老太婆給出了隱約線索:
    
  「我夢到一頭狼在雨中嗥叫,但無人傾聽他的不幸,」矮個女人續道:「我夢到一陣刺耳的喧鬧,鬧得頭都快炸了,其中有鼓點、號角、笛子及尖叫,但最悲哀的是小鈴鐺的聲響。我夢到一位少女參加宴會,她頭髮裡有紫色的毒蛇,致命的汁液從它們牙齒上滴落。稍後,我又夢到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殺了一個無敵的巨人。」她突然轉頭,朝黑暗中的艾莉亞微笑,「在我面前藏不住的,孩子。走近些,快點。」
  
  劇中有拍攝奧蓮娜撫弄珊莎髮辮的畫面,畫面切過後,項鍊最左側的掛墜不見了。
  
4.為什麼要通過珊莎把毒藥帶進婚禮現場呢?荊棘女王自己去準備不行嗎?
  
    前面提到「扼死者」是一種很罕見的東方毒藥,發作快,必然致死,極為稀少,但是對這個局非常重要,如果小喬不是死在婚禮上,小惡魔的嫌疑肯定大大減輕。玫瑰家族動用人力物力去找毒藥風險太大,不免引起其他人懷疑。 小指頭在暗中活動,這類事情很適合他。
  
    此外對小指頭很重要的一點是,他需要珊莎被捲入其中,就算是被動的,這樣他才可以趁亂帶走珊莎並且斷了珊莎的回頭路,讓珊莎不得不依賴於他。玫瑰一方應該是沒有算到小指頭會趁亂帶走珊莎的。
  
5.小惡魔給小喬當侍酒是小喬一時興起嗎?
  
    不是。這同樣是計劃里關鍵的一環,需要讓小惡魔給小喬侍酒才能讓他在這次事件中具備最大的嫌疑。小指頭想辦法給他吹了耳旁風,提議這樣可以當眾羞辱他討厭的舅舅小惡魔,包括婚禮上的表演侏儒也是小指頭的提議,可以使得兩人的矛盾更加尖銳緊張。
  
    書中有此段為證:
  
  他(小指頭)帶她(珊莎)走下甲板,一邊道:「給我講講婚宴的事。虧得太后陛下精心籌劃,歌手、雜耍藝人、跳舞的熊……你的小丈夫喜歡我準備的馬戲侏儒嗎?」
  
  「你準備的?」
  
  「可不?那是我千里迢迢從布拉佛斯找來的,婚禮之前,一直藏在妓院。花的錢就不用說了,藏人更費心機,最關鍵的是喬佛里……這樣說吧,別的君主渴了,端給杯子就會喝,而小喬呢,不伸手進去甩甩,他還意識不到裡面有水。當我把這份小驚喜帶給他時,陛下道:『我幹嗎讓醜陋的侏儒在我的婚宴上表演?我最討厭侏儒!』我只好摟住他肩膀,湊在他耳邊低語:『然而你舅舅更不喜歡……』」
  
  甲板在腳下顛簸,珊莎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搖擺。「他們認為是提利昂毒死了喬佛里。唐托斯爵士說他被捕了。」
    
6.荊棘女王和小指頭的動機何在?

  表面上看奧蓮娜·雷德溫似乎沒有什麼動機,因為小喬國王死後瑪格麗也不是王后。但是正如前面提到的,奧蓮娜通過多方確認小喬是個變態,難以控制,就像個定時炸彈,瑪格麗嫁給他就算目前能夠安撫,暫時相安無事,但是日後難免不出現危險。五王之戰剛剛結束,蘭尼斯特方非常需要提利爾家族的聯盟來鞏固剛剛穩定下來的局勢和還沒有捂熱的勝利果實,讓瑪格麗和瑟曦的次子托曼·蘭尼斯特聯姻就成了第一備選方案。而托曼遠比小喬易於控制。

  其次,通過嫁禍給提利昂,奧蓮娜可以挑起蘭尼斯特家族的內部份裂,削弱蘭尼斯特家族,讓提利爾家族在君臨的鬥爭中攫取更多的權力。也可以拆除之前被泰溫先下手為強的珊莎·史塔克和提利昂的聯姻,事後甚至可以慢慢盤算怎麼把珊莎撈出來再打她繼承權的主意,只是小指頭先下手為強帶走了珊莎。

  而小指頭的動機之一,如上所提,是帶走珊莎。其二是繼續擴大混亂,他好趁勢獲取權力往上爬。書中的小指頭有段很有意思的台詞:
  
    一切盡在他計劃之中。「大人,我……我不明白……喬佛里不僅把赫倫堡賜給您,還讓您,總督三叉戟河流域……為什麼……」
  
  「為什麼我卻要他死?」小指頭聳聳肩,「別傻了,小姐,我沒有動機。你瞧,我遠在千里之外,什麼也做不了。記住,永遠都要讓你的敵人迷惑,永遠都要讓他們猜不透你的打算、看不清你的為人,這樣你真正的目的就不會暴露。很多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做一些沒有明顯好處的事,甚至是一些表面上看來有損於自己利益的事。珊莎,當你日後加入到遊戲中來時,請記得這第一課。」
  
  「游……遊戲?」
  
  「只有一種永恆的遊戲:權力的遊戲。」   舉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