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

模仿游戏/模拟游戏/解码游戏

8 / 624,074人    114分鐘

導演: 摩頓帝敦
編劇: 格雷厄姆摩爾
演員: 班奈狄克康柏拜區 綺拉奈特莉 馬修古迪 馬克史壯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貓餅乾

2015-01-09 11:50:41

技術基佬什麼的太有愛了!(附真人八卦)

************這篇影評可能有雷************


多年前我大一的時候,有一門全系公選課叫「資訊技術導論」,每一節課講一個電腦領域的專題,其中一個講人工智慧的專題里,提到了圖靈測試。隨後我們又知道了電腦領域沒有諾貝爾獎,最牛逼的獎項是「圖靈獎」。我對這個充滿了整個領域的名字產生了好奇,從圖書館裡借來一本介紹圖靈生平的書,看完之後被這人充滿傳奇的人生震撼到了……簡直就是年度,不對,是二十世紀難得一見的狗血大戲好嗎!
這一出狗血大戲終於被搬上了大螢幕,而且是由演出過霍金福爾摩斯阿桑奇,開創了「臉的長度決定智商高度」的卷福扮演圖靈。作為角色粉+演員粉,我期待了大半年終於等到電影上映,打著雞血刷完後發現——
呃,除了我全程在花痴卷福之外,這部電影的劇情,還是不錯的。只是好像,圖靈這個角色有點OOC,和我之前讀到的傳記(沒錯,這電影是根據同一本傳記改編過來的啊)畫風不一樣啊!
艾倫•圖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他出身公學,畢業於劍橋國王學院,接受的是腐國傳統的菁英知識分子教育,從一個方面來說,他一直身在一個被保護得很好的、只要有科研問題就可以開開心心地活下去的環境裡。圖靈年輕時害羞而敏感,不善於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感情,長開了之後也並不了解人情世故,不懂得使用政治手段達到目的。卷福的圖靈,給人們呈現的也是這樣一種形象。他埋頭工作,不能理解同事們叫他吃飯的意圖;他堅持自己的破譯方式,手忙腳亂地跟前來視察的軍隊領導解釋(這一段超級可愛)。他甚至連跟妹子求婚都不懂得好好說話……
但是另一方面,現實中的艾倫•圖靈,還有這呆萌和毒舌這兩項技能……他大概就屬於永遠不懂得讀空氣,總是有話直說的那種人。這反而讓他贏得了同輩和晚輩的喜愛,他在布萊切利莊園的時候總有一群腦殘粉圍著。
和電影裡對於同性戀身份的懷疑和糾結相反,圖靈其實……從來都沒掩飾過自己的取向,聊天的時候簡直是找到機會就跟同事出櫃。當然技術宅們不認同他的取向,卻最終還是接受了他。
圖靈平時喜歡穿睡衣外面套上運動夾克,而不是電影裡那麼凸顯身材的西裝(還好電影選了西裝,可以舔舔舔)。正式場合下,他會穿……正裝夾克。
圖靈喜歡騎自行車和長跑,還差點代表英國參加奧運會呢。所以卷福才會在電影裡跑跑跑個不停。而他喜歡長跑的原因呢,是為了紓解沒有人和他約的壓力(正經臉)。
圖靈還有花粉過敏這種有點萌的屬性,以致於周圍人對他戴著防毒面具上班都見怪不怪。話說我真的好期待卷福眼淚汪汪花粉過敏的樣子,或者是防毒面具臉啊!可惜電影裡沒用這個梗,只在圖靈最後跟警探問答時有一句「我花粉過敏」的台詞。
圖靈還能一口氣喝下一品脫的啤酒。看到這裡是不是想起了叉男初戀裡的X教授!沒錯最初我對圖靈的腦補就是他那樣的啊!
圖靈還是個寫小黃文的大手,這是真的。在他因為同志身份暴露,被警察調查時,警察要求他寫陳述報告,他……洋洋灑灑寫了五頁紙,文辭優美語句流暢,詳細生動地描述了他和他當時的情人的關係,警察們都震驚了,沒想到這人這麼直截了當。
電影裡對圖靈的同性感情線處理得很含蓄,只提到了他那早早夭折的初戀。沒錯,克里斯多夫同學是圖靈心中永遠的白月光,但在這個竹馬戰不過天降的年代,早早退場的竹馬更加……只能出現在記憶里了。其實!圖靈在大學裡就有了新的戀情啊!還不止一次!劍橋這種地方你懂的,男人們對身體交流蠻放得開。只是圖靈似乎是那種把身體和精神交流分得很開的人……這好像也是當時社會裡主流的家庭觀,性和愛是兩回事什麼的。圖靈有個幾乎是克里斯多夫的替身的好基友,兩人的友誼從大學一直維持到一起去普林斯頓讀博士,但是某次陰差陽錯睡在同一張床上時,圖靈試圖推倒基友未遂,於是這段關係就變成純友誼了。圖靈成名後,還資助過一個正太上學,養成了人家好幾年之後正太說叔叔我們不約,圖靈又只好退回到一個資助人的位置上了。他還和一位19歲的少年維持過短暫的關係,可惜這段關係最終暴露,也使得圖靈的取向被警察發現,而導致了他必須接受激素治療(可惡的化學閹割)。他的情路……還真每一段都可以腦補出兩萬字的狗血文啊……
至於在電影裡存在感超級高,讓人看演員表就懷疑「基佬傳記怎麼還能有女主角」的,凱拉•奈特莉飾演的瓊•克拉克小姐,她確實是圖靈唯一一個求過婚的女人。但是!真實的故事比電影裡更萌啊!他們並不是在布萊切利莊園才認識的,而是大學就見過面,勉強算是青梅竹馬的關係生生被掰成了天降,讓我這種幼馴染愛好者好心塞。克拉克也並不像電影裡演的那樣,害怕傷風敗俗而只能在家偷偷工作(雖然她父母確實都是研究神學的),而是真的作為唯一的一名女性,和圖靈的小組一起在8號營房一起破譯Enigma。電影的改編,讓我覺得導演是真的不了解基佬……有哪個基佬會對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這麼感興趣,還做半夜爬窗去妹子家這種這麼少女漫畫的事(雖然電影解釋是為了工作),還為了擔心妹子的安全而隱瞞俄羅斯特工的事情。卷福演得無比直,他演福爾摩斯都基得無法直視,但是演圖靈有一種微妙的直男氣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這還不是電影裡最奇葩的改編——電影裡,圖靈隱瞞了同性戀的取向,向克拉克求婚,直到分手時才說明。這不是妥妥的渣男是什麼!而事實是,圖靈對克拉克求婚,很大程度上也是基於當時社會對婚姻的認識:婚姻伴侶不是首先作為性伴侶存在,而更多的是一個「維持家庭的另一半」。所以他求婚的第二天就跟克拉克出櫃了,真是有勇氣的男人……現在有哪個騙婚基佬敢向老婆出櫃啊。而克拉克卻沒有退卻,因為他們雙方都覺得,除了身體上不合拍之外,他們的精神世界還是蠻和諧的。這段關係維持了六個月才結束,也是和平分手,他們還是好朋友啦。
要說電影裡有沒有可以挖掘的基情,應該還是有,馬修•古德飾演的西洋棋冠軍休•亞歷山大,一開始就特別傲嬌地跟圖靈針鋒相對,隨後才(轉折生硬地)把圖靈當成了好朋友,真是好標準的少年漫畫裡男二號對男主角的態度啊。這兩人在現實中也特別萌,圖靈剛到布萊切利莊園時,迎接他的就是亞歷山大,圖靈對他的第一印象特別好。他自己是個社交障礙死宅,而亞歷山大和克里斯多夫一樣,也是聰明又懂得和人打交道的那一種,於是圖靈又很自然地在社交方面對人家各種依賴了。這就是所謂的,「之後愛的每個人都帶著初戀的影子」嘛(不對!!)。雖然圖靈是破譯Enigma的主力,但是這個小團隊的領導是亞歷山大,因為他更懂得如何和軍人們打交道。
電影裡有一點遺憾,就是僅用一行字就帶過圖靈充滿悲劇(以及一些浪漫色彩)的死亡。這是個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圖靈吃了沾有氰化物的蘋果,死在家中,只留下咬了一半的蘋果。值得一提的是,在圖靈年輕時看到《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的演出時,曾公開表示喜歡巫婆與毒蘋果的句子。一生追求完美的圖靈,也許是想在自己被激素治療侵蝕之前,用自己喜歡的方式結束這一生吧。雖然有點不厚道,我真的挺想看這樣一個場景被搬上螢幕,超級天才美麗的,平靜如同沉睡一般的結局。可惜導演……你為啥不拍這一段。
另一點遺憾,就是在圖靈牛逼閃閃的科學貢獻,電影只取了最熱血的「破解謎機」這一點。其實圖靈還有很多其他成就啊!限於篇幅,電影裡把好些東西都扔到台詞或者細節里了。圖靈最出名的,是提出了現代電腦的理論模型,用有限狀態機來描述一個可以自我學習的機器。這個機器最早出現在他24歲那年一篇論文的腳註中。他還提出了著名的「圖靈測試」,作為一台機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標準。在電影裡,這些都體現在他與調查他的警探的對話中了,他們現場表演了一次圖靈測試。圖靈去世前幾年一直在研究小菊花,呃,是真的菊花,為了研究植物形態裡的斐波那契數列。在影片開頭,圖靈凌亂不堪的公寓裡那些複雜的圖案,看樣子就像是這方面的圖。他還和電腦之父(或者之母?取決於攻受)馮•諾伊曼勾搭過,對諾伊曼日後的研究產生了影響。圖靈和做資訊理論的香農也有一腿,之後圖靈在貝爾實驗室做語音加密,那個系統不能說有多成功,但確實是當時的第一個嘗試。圖靈還在連雞都沒有的時候就先下了蛋(不對),在連電腦都沒有的時候,就寫了西洋棋的電腦程式……他的任何一項成績,都足夠我等戰五渣仰望一輩子。
說了這麼多,如果要客觀評價這一部電影,我只能說,它只刻畫了圖靈波瀾起伏的人生中,短短的一小段;也只展現了圖靈人格中的一個方面。它能讓更多連「圖靈」這個名字都沒聽過的人了解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知道正是他的工作讓二戰提前結束了好幾年。另一方面,圖靈的其他科學成就,他性格里果敢、直率的一面,他那狗血淋漓的感情生活,只能在原著傳記里找。所以大家快去讀傳記啊!真是又燃又腐!

-------------------- 我是來安利圖靈傳的分割線 -------------------
看到很多小夥伴因為電影的緣故,想要去讀原作傳記,真是太好了 XD 與其逐一回復豆油,不如在這邊就把書名和連結放出來給大家吧:
中文版戳這裡: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1541213/
《艾倫·圖靈傳》,作者:安德魯霍奇斯,譯者:孫天齊,出版社: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

英文版戳這裡:http://www.amazon.com/Alan-Turing-Enigma-Inspired-Imitation/dp/069116472X/ref=tmm_pap_title_0
《Alan Turing: The Enigma》 by Andrew Hodges.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