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間諜橋 Bridge of Spies

间谍之桥/间谍桥(台)/换谍者(港)

7.6 / 249,037人    142分鐘

導演: 史蒂芬史匹柏
編劇: 馬特沙曼 伊森柯恩
演員: 馬克勞倫斯 Domenick Lombardozzi Victor Verhaeghe Mark Fichera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吉米糕

2015-12-14 06:14:10

這碗美式雞湯,還能再燉五百年。


在東方悠久自信的話語體系下,你美一直是比較被矚目的茶餘飯後的談資。世界警察高大上形象卻總惹得一身騷,束手束腳瑪利亞光環籠罩,活該一堆爛攤子不只有本國白左小將窩裡反扯嗓子痛斥,還有其他大國的粉紅少女恥笑。遂出現一曠世奇景,辯證馬的政治課本熏出功底好三觀正的世世代代,指著太平洋對面的政治正確不住感嘆,藥丸啊。

如果說關乎種族、宗教、性別、環保等等議題的Political Correctness已毫無疑問成為歐美的負累和隱憂,那麼電影《間諜之橋》里史匹柏依然在叨叨的那點子美國驕傲——憲政精神,就是無論政治座標系左側的那群人如何蹦躂作妖,仍然可以維持國本的根基,就是無論今日多軟弱踟躕愚蠢,他日風水輪流轉終有能人重喚美利堅精神的安全閥。

於是湯姆漢克斯在面對CIA猥瑣探員朗誦的那段雞湯箴言聽起來老套卻依然帶感:你我來自不同的國家,正是我們稱之為憲法的東西,使得我們成為「美國人」。於是湯姆漢克斯在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前為了捍衛蘇聯間諜的人權繼續將美式雞湯燉至沸騰:who we are – is that not the greatest weapon we have in this Cold War?

在彼時國家主義的政治正確與法治國程序正義的底線之間,那年的美帝,最終仍將天平傾向了後者。

全片冷戰對峙的背景,與今日蔓延全球的難民和宗教互毆背景也可放在同一框架下審視。所謂國家利益的衝突歸根結底是極權與自由的水火不容,當下廣泛吆喝的文明衝突論亦只是放棄價值判斷的虛偽腔調,要回答黑白問題,首先要面對的依然是「是」或「否」的良心站隊,中間選項永遠是無知無能者的避風港。價值序列即是正義,價值序列即是真理。

於是無論電影裡湯姆漢克斯飾演的律師從個人角度對馬克里朗斯飾演的間諜多麼惺惺相惜,他也無法在火車經過柏林圍牆看到被亂槍掃射的翻牆者時一邊張大嘴已被DDR的牛逼shock到一邊在心裡繼續為敵國戰士的「忠誠」背書。

於是選擇有善惡,它取決於智識天花板的高度,也已決定了路途。無論是1957年刺探情報的蘇聯間諜,還是1960年執行任務的美國飛行員,亦或是在柏林圍牆建成前叛逃西德的東德菁英,他們最終都有了與自己德性相匹配的歸宿。

《間諜之橋》,一個律師大寫的人生。他稱呼他為Standing Man,他站在東柏林大雪紛飛的夜,拯救了三個人的性命。史匹柏以回歸古典主義的手法娓娓道來,缺少驚喜,甚至是有些平庸,卻還是一副工整的精美油畫,不掉鏈子。攝影配樂優秀,台詞煽情和段子齊飛,首尾呼應。湯叔被馬爺的驚人演技壓得有點黯淡,卻依然愛你。英雄主義從來都是治癒系,讓五十年後的德意志冬天,電影院的溫暖座椅上困頓的人,仍然被歷史的「慶幸」感染。這碗美式雞湯,無論誰來燉,還能再燉五百年。

在盛產Standing Man的國度,人們說,哎,我們有罪。
在Standing Man大多被關起來的國度,人們說,瞧,他們有罪。

可怕的不是政治正確,雞湯憲法的底線讓聖母邊界得以被控制。
可怕的是沒有談政治正確的資格,因為沒有正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