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屍速列車 Train to Busan

釜山行/釜山行:尸速列车(台)/尸杀列车(港)

7.6 / 209,055人    118分鐘

導演: 延尚昊
編劇: 延尚昊
演員: 孔劉 鄭裕美 馬東石 安昭熙 崔宇植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雷米

2016-08-11 05:59:45

延相昊導演 「兩萬電影」到「千萬電影」修煉法


馬東錫、孔劉劇照

(文/雷米) 告別了名導及低成本電影嶄露頭角的上半年,終於來到了票房之戰最為激烈的韓國影院夏季檔。《釜山行》成為了今年韓國影院首部票房超千萬人次的電影,也是韓國票房史上第14部、包括外片在內的第18部「千萬電影」,並刷新了多項票房紀錄。

當我們談韓影票房的時候,可能會經常聽到「千萬電影」這一名詞。簡單解釋下,韓國的票房一般按照觀影人次統計,人次超千萬的電影即為「千萬電影」。考慮到韓國人口總數為5062萬(2015年基準),「千萬電影」也意味著,至少有約五分之一的國民都曾到電影院看過這部電影。

在通稿中被冠以「災難大片」頭銜的《釜山行》,在我看來其實是一部新類型片下的社會批判之作。而「亞洲喪屍片」的新類型,以及電影劇本中裹藏的社會批判資訊,這兩點使這部電影成為了衝擊千萬的種子影片。

延相昊導演

♦️從動畫到真人,「2萬」到「千萬」

或許之前有關注到延相昊導演的人並不算多,至少在今年坎城之前。因為他的前作都是動畫作品,而中國主流媒體對於動畫類型的關注度確實較為欠缺。和上次提到的羅泓軫導演類似,延相昊導演是美術專業出身的。他在中學時代是宮崎駿粉一枚,以後一直默默走在做動畫的路上,偶然的機會下終於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真人電影,沒想到正是這部電影令他躋身「千萬電影」導演行列。

他的代表長篇動畫《豬玀之王》入圍過坎城導演雙周單元,且獲得了金攝影機獎提名。這也是第一部入圍的韓國本土動畫長片。《豬玀之王》於2011年在韓上映,票房僅為1萬9798人次。兩年後的另一部動畫長片《似而非》票房不過2萬2366人次。這兩部長片動畫都是恐怖驚悚類,所以他拍出一部真人喪屍片其實也完全在意料之中。

那麼從2萬到千萬的跳躍究竟是如何修煉出來的呢?先來了解一下《釜山行》的誕生故事吧。其實比起《釜山行》,先構思出來的是動畫電影《首爾站》,也就是《釜山行》的前傳。

《首爾站》劇照

最初,導演在做動畫短片《地獄》的時候,想著從其中還能衍生出什麼故事來,就想到了喪屍。而《首爾站》就是這部講喪屍的片子,本來打算做短片,後來變成長片了。在和《首爾站》電影發行方交流時,有人提出了把《首爾站》拍成真人版的建議。導演覺得,同樣的電影做兩遍不太好吧,就寫了個坐上火車去釜山的喪屍故事梗概給對方看,就這樣,《釜山行》誕生了。

至於劇本,延相昊導演和朴柱錫作家一同磨了大概六個月才出來。《釜山行》中流浪漢這一人物是在朴作家建議下加入的,主要是為了和《首爾站》保持關聯性。而《釜山行》中飾演感染者的沈恩京也是為《首爾站》女主角配音的人。

之前曾有許多人建議導演拍真人化電影,但他始終堅持做動畫,因為覺得還沒有遇到合心意的真人片劇本,所以一直在等。而這次通過《釜山行》可以和《首爾站》形成兩部聯作,並且《釜山行》先於《首爾站》上映,對這部姊妹篇動畫的票房肯定也會有積極的引領作用。確實還蠻聰明。

延相昊導演在片場

♦️《釜山行》憑什麼在韓國這麼火?

起初是沒想去影院看《釜山行》的,主要因為看不了驚悚恐怖類。但韓國朋友堅持要我陪他去二刷,於是我問,為何非它不可呢?朋友的理由加上個人的觀影感受,可以總結出四點。

一、「15禁」喪屍片,但並不算可怕。

看了劇照和預告片之後,因為配樂聲效和化裝過於給力,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此片過於「驚悚」的錯覺,但其實它只是視覺層面上的「恐怖」而已。《釜山行》在韓國拿到的分級和五月份的《哭聲》一樣,都是「15禁」,也就是說連高中生都可以去看的電影。所以朋友反問道,《哭聲》比這個要可怕兩百倍,你連《哭聲》都看了,怎麼就不能看《釜山行》呢?

孔劉劇照

別忘了,當初不少人看完《哭聲》抗議它應該被分到「19禁」。看完後確實覺得,比起《哭聲》來《釜山行》是比較輕鬆和暢快。儘管兩部電影涉及的恐怖元素都是較為非現實的,但《哭聲》完全是黑色漩渦一般的解答體驗,在大部份時間裡都讓人感到無比壓抑;而《釜山行》則是無所畏懼,上演酣暢淋漓的過關斬將,又帶來引人思考的災難後感。

因此,對於那些因為「驚悚」而躊躇的人,以及處於15以上19以下的韓國青少年們,同檔期的電影中,比起來國民主旋律的《仁川登陸作戰》、《德惠翁主》,《國家代表2》來,毫無疑問《釜山行》會更具吸引力。而我也有理由相信,像自己這樣被朋友的口碑拉進了電影院的人大概也不在少數。

崔宇植劇照

二、全新類型的「亞洲喪屍片」。

毋需解釋,「亞洲喪屍片」和「無槍純肉搏」絕對是TOP看點。喪屍片本身便已足夠有話題性,延相昊導演說,在京畿道拍攝的時候就有好多圍觀群眾,大家說「哇好像是殭屍片哦」,由此他才發覺,原來喪屍本身真的已經很大眾化了呢。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先不說亞洲,在之前的韓國也並未拍出任何一部像模像樣的真人喪屍片來,而如今竟然在一位動畫導演手中實現了。

所以當韓國朋友說起《釜山行》帶來的「亞洲喪屍電影」新類型,不僅帶著一種「相見恨晚」的喜悅,還有種「前無古人」,短時期估計也不會有「來者」的魄力和自信。對於喪屍片的一大票擁躉,《釜山行》的誕生無異於一條明亮的閃電。

另外,《釜山行》中與喪屍的對戰完全是沒有熱兵器的純肉搏。且不只是體力博弈,還需要鬥智鬥勇。這方面馬東錫發揮出了超級出色的戰鬥力,連孔劉接受採訪的時候都說,覺得馬東錫特別能打。

鄭有美、馬東錫、金秀安劇照

看《釜山行》之前,對馬東錫的印像是個搞笑又可愛的肌肉大叔。《釜山行》出來後他的人氣又增加了不少,「馬可愛」、「馬寶寶」之類的別名也層出不窮。坎城展映後馬叔一出場,全場馬上掌聲雷動。雖然私下喜歡孔劉更多一點。但在這部電影中,感覺馬叔的壓倒性氣概搶走了一些孔劉的存在感,至於兩人能否撐到最後,就不在此劇透了。

真人手撕殭屍的亮點則是從大田站下車後再次上車,為營救陷入千鈞一髮的懷孕妻子鄭有美、女兒秀安,馬東錫、孔劉、崔宇植需要一路作戰,從9號向13號車廂移動的過程。可以說在大田站合力與喪屍對抗,成功再次搭上列車後,孔劉和馬叔才摒棄偏見,站在了統一戰線上。

馬叔把手臂拿膠布纏好,摩拳擦掌準備與喪屍大戰。飾演棒球隊員的小生崔宇植也纏好胳臂握緊了球棒,沒有怯場。孔劉發揮出了與基金經理相匹配的智力,根據喪屍們僅聽力發達,暗光下視力不好的弱點設計實施向13號車廂移動的計劃。還好《釜山行》裡的喪屍還挺蠢的,要是和《首爾站》裡的一樣的話,恐怕鬥智鬥勇的手撕殭屍戲碼也就無法上演了。

孔劉、金秀安劇照

三、社會批判意義。

《釜山行》並不是一部單純講述喪屍故事的恐怖驚悚片,在喪屍來襲時高鐵上的人們如何應對極限的狀況,如何求生存,電影對此有著非常現實性的描述,批判道義人性的同時順帶還黑了一把韓國政府。

從首爾出發的時候就已經不對勁了。然而當被感染的喪屍對人類大舉進攻之時,列車上新聞中的韓國政府人士為了維護人心安穩,公然謊報「各位國民安全哈密達!」搭乘列車的人們用手機查到的網路視訊中卻分明是另一番景像,韓國多個城市都已告急。而當列車到達官方聲稱的「安全且有軍人把守」的大田,無辜的乘客們下車,卻發現完全是另一番景像,只好為了求生再次搭上這趟載有喪屍的列車。

比起通過影像展現出的政府,列車上的人們為求生存的反應則讓觀眾們不得不發出「人比喪屍更可怕」的感嘆。

如果說作為都市人代表的孔劉的利己心在女兒秀安的反問,以及現實中血肉廝鬥中,終於化為了人性之愛的話,那麼金義城所代表的階級便是一個為求生存完全不擇手段,甚至不惜加害於人的權力所持者。他在社會上擁有特權,在車廂里也是掌握著最高話語權的乘客,可以扭轉乾坤。


金義城劇照

四、高完成度以及動畫導演的執導特色。

《釜山行》的票房成績絕對和它高完成度獲得的口碑息息相關。儘管在坎城,比起大尺度同性作《小姐》和外媒口碑爆棚的《哭聲》,《釜山行》的曝光度並不算高,但是作為延相昊的首部真人商業片,《釜山行》已經在韓國交出了一份優異的答卷。

在原劇本中,孔劉的孩子的設定是兒子,導演看了許多試鏡一直都沒有選到合適的男孩來演。他看過金秀安的作品後,堅持要請她來演,甚至不惜把原來設定好的兒子改成了女兒,搞得製作團隊的人直冒冷汗。所幸金秀安這枚演技派小姑娘的表現完全在期待之上,比起《哭聲》中的金煥熙,挑戰度雖然沒那麼高,但極富層次的演技的她絕對足以入圍韓國優秀童演榜單。

在美術方面,《釜山行》的喪屍特殊化裝十分逼真,突出了爆裂的血管和顏色,後期對眼睛的處理看起來也讓人豎汗毛。動作方面,開拍前六個月起,喪屍演員們就開始接受特別訓練了。《釜山行》的動作指導之前也參與過《哭聲》的製作,因此也從《哭聲》里借鑑參考了一些處理方法。

沈恩京劇照

另外,延相昊作為動畫導演的出身也令《釜山行》的場面頗具看點。韓國朋友抱怨說,不少韓國導演常常執著於中近景固定鏡頭以及短鏡頭的使用,十分死板,難以看到讓人激動的充滿力度的鏡頭運動。但是延相昊的執導風格帶來了與眾不同的新鮮感。

對片頭最為記憶尤深。影片的鏡頭從韓國特有的交警模型的面部特寫開始,這種交警模型的胳膊是可以不斷機械揮動的,某種程度上似乎也呼應了喪屍們的動作風格,很有意思。起始是一位中年男司機通過消毒站,對工作人員發牢騷。然後在繼續開車的路上,撞死了一隻鹿。司機大叔下車察看,發現是隻鹿就罵了幾聲回去開走了車。然後鏡頭搖到了這隻鹿的屍體上,它抽搐著扭轉肢體和腦袋,眼睛變色,化身喪屍鹿重新站了起來。

緊接著,螢幕上出現了「釜山行」的片名。


孔劉、馬東錫、崔宇植劇照

♦️為何說《釜山行》並不是典型「千萬電影」?

儘管《釜山行》刷新了一連串票房紀錄,僅用19天就躋身「千萬電影」行列,成為今年韓國的首部千萬之作,但縱觀韓國的「千萬電影」list不難發現,《釜山行》和之前那些「千萬電影」還是有著明顯區別的,可以說它打破了忠武路已經定型的「千萬電影」法則。

首先,《釜山行》中並無英雄。

在既有的「千萬電影」中,總是能看到以一個英雄角色為中心的劇情設定。比如《鳴梁海戰》中的海軍大將李舜臣,《國際市場》中家庭的靈魂人物德秀,《老手》中的刑警道哲等,都屬此類。但是《釜山行》中的這些人,比起英雄來,更接近於一般人。

孔劉的「石宇」是一位事業成功,但對家庭不上心的典型年輕都市父親。一開始是一個懷著利己想法的人物,隨著劇情的展開,不斷受到衝擊的他內心也發生了改變。馬東錫的「尚華」一看就是一個對妻子言聽計從的男人,懷著既有的偏見對孔劉不斷冷嘲熱諷。崔宇植的「英國」是個年輕棒球手,起初連面對心愛女生的勇氣都沒有,藏起感情只獻給對方一張樸克臉。

這樣三個過關斬將對戰喪屍的男性,我們很難將其中的任何一位定義為「英雄」。導演在這齣激動人心的戲碼上演之前,已經呈現出了這三個人本身具有的弱點。並且從結局來看,創作者也並沒有任何將男性塑造為英雄的傾向。這與典型的「千萬電影」有著分明的差異。

馬東錫劇照

其次,無愛國營銷,反批判韓國政府。

所謂愛國營銷,其實就是主旋律色彩的電影以觀眾們的愛國心作為營銷重點。這個在中國能否行得通暫且不說,至少韓國人願意去為愛國題材買單。儘管並非所有「千萬電影」都用了愛國營銷這一招,但大部份都具有掀起愛國熱潮的話題性。

「千萬電影」中票房首位的《鳴梁海戰》就完全是一部主旋律歷史片,講述朝鮮名將率領海軍抵抗倭寇的故事。電影受到了政界的普遍支持,連總統朴槿惠都去看了,作為韓國人要是說自己沒看過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呢;而亞軍《國際市場》則是由小人物映射出了時代變幻,將韓國近代史展現在了大螢幕上。黃政民和吳達洙去西德挖煤之前要面試要搞簽證,差點失利的他和朋友突然唱起了國歌,於是就鬼使神差地給了pass。再看看《太極旗飄揚》的朝鮮半島戰爭、《暗殺》的日據時代故事、《辯護人》以前總統盧武鉉為原型、《實尾島》的南北韓問題等也都具備了掀起愛國心熱潮的全民話題性。

而這部《釜山行》呢,從頭至尾看不到任何韓國式愛國主旋律線索。政府反而成為了被批判和諷刺的對象。《釜山行》主要是靠從坎城和韓國觀眾處獲得的口碑來傳播的。當然,「亞洲喪屍片」這個title也是吸引人走進影院的一大要因。

延相昊導演給孔劉說戲

最後一點,《釜山行》的大規模破格試映活動,這也是令它在韓國電影界遭受非議的一點。

一般來說,韓國電影在正式上映之前會舉行媒體發行試映會和VIP試映會,有的電影也會舉行一到兩次的售票試映會。總的來說,通過試映會累計到的票房都不會高於5萬人次。韓國票房史最高紀錄的創造者《鳴梁海戰》累計票房1761萬人次,在正式上映前通過試映會累計觀影人次僅為2萬2500人次而已。然而《釜山行》則完全打破了試映會的傳統規則。

《釜山行》定於7月20日上映,在12日舉辦了媒體發行試映會,緊接著從15日到17日舉行了多場大規模售票試映。而結果就是,在電影正式上映前,便累計了56萬人次的票房,確實是史無前例。但是對《釜山行》來說,累計卻不僅僅是票房,更重要的是口碑。

原定於7月第三週上映的電影,有些完全是為了避開《釜山行》上映的票房競爭,沒想到發行公司搞了這麼大規模的試映會,搶走了票房和熱度,使得關於《釜山行》的話題在上映前就開始四處流傳,第三週上映的影片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衝擊。比起同樣在第四週上映的競爭作品,《釜山行》也已經搶佔了先機。



延相昊從獨立動畫導演到「千萬導演」的成功也讓人們開始期待他的下一部電影,他會繼續做動畫呢,還是乘勝追擊繼續做類型片?其實他的下一部電影已經定了,真人片《念力》講述一名偶然獲得超能力(念力)的男人努力營救陷入意外事件的女兒的故事,將仍舊合作為《首爾站》配音的沈恩京和柳承龍兩位演員。

《釜山行》的所謂前傳,平行世界的姊妹篇——動畫電影《首爾站》於8月18日在韓國上映。《釜山行》中的喪屍比較蠢,只有聽力發達、不會開門、無法準確識別攻擊對象,而《首爾站》中的喪屍們可要聰明些了。看完《釜山行》的各位,如果想了解片中的喪屍病毒是如何開始傳播的,沈恩京飾演的那個姑娘是如何被感染的,開車前一天在首爾究竟發生了什麼,那麼也可以考慮看看這部《首爾站》。

(PS:感謝所有能看到最後的人……我知道我寫太長了orz……)

《首爾站》劇照

PS:嚴禁未授權轉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