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屍速列車 Train to Busan

釜山行/釜山行:尸速列车(台)/尸杀列车(港)

7.6 / 209,055人    118分鐘

導演: 延尚昊
編劇: 延尚昊
演員: 孔劉 鄭裕美 馬東石 安昭熙 崔宇植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西涼蟲

2016-09-13 23:11:46

藏起你們情節上的威亞。


她好像一個提線木偶,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都來自是我的設想,缺少一種生命感。——《三體2:黑暗森林》

--------------------------------------------------------------------------------------------------------------------------------

在說《釜山行》前,說個有點重要的題外話。

俄國文豪列夫·托爾斯泰當初創作《安娜·卡列尼娜》,是想把女主角安娜塑造成一個賣弄風情,品行不正的「失足已婚婦女」,托爾斯泰在動筆之前就已經給這個因上流社會空虛而偷情的墮落婦女預設了一條軌道。

在動筆創作中,托爾斯泰用文字賦予角色骨骼和血肉,去描繪安娜的體態、容貌和穿著,讓人物形象變得立體豐滿。再賦予了安娜情感和靈魂,慢慢地,他感受到他筆下這個女性的情感、思想,她的落寞與絕望。
經過不斷深入的創作,他開始去體會去理解他筆下的安娜,安娜開始有了自己的思想,不再像一個作家筆下的木偶,更像一個鮮活的人,開始脫離了作者預設的軌道。她的所做所為,來自她的所思所想,她的所思所想,來自於她所看所感,來自她的出身,來自她身處的環境,她所遇到的人,而不是來自作者托爾斯泰。

而現在我們看到的安娜,是一個敢於追求愛情與幸福的女性,她也成為了世界文學史中最具反抗精神的女性之一。


與《安娜·卡列尼娜》一樣,《冰與火之歌》裡面最根本是人物,無論上至君王公爵,下至無名之輩,都是通過角色的行為,去觸發事件,再通過事件,去推動情節的發展。
而《釜山行》里,則反其道而行,編劇先給了一個故事情節大綱,然後分段去設計具體的事件,再通過角色的行為去觸發事件,角色只淪為了服務情節的棋子。

過於設計的情節,就好像暴露了的威亞,時常讓人齣戲,忍不住吐槽。很多情節,很明顯就是為了劇情需要而設定,別的喪屍都凶神惡煞,就老太太喪屍一臉迷茫與憂傷(請問,你有什麼特權去憂傷?)不就是為了讓老太太姐姐打開車門,如果她一臉醜陋跟姐姐面目可憎地對視,那個老太太開門豈不是不能服眾?還有大家吐槽很多的,比如上了列車不關門的情侶,比如在黑暗隧道中唱歌的女兒。

這種套路最明顯就在那些很拙劣的恐怖片,遇到了危險,既不逃跑也不反抗,站在原地只會尖叫,為什麼不跑?跑掉了,情節還怎麼繼續?電影還怎麼拍啊!所以為了情節的繼續,這些人物必須做愚蠢的行為,或者違反人類正常的逃生慾望和技能。然後編劇和粉絲還可以正大光明地以「人在受到巨大驚嚇時很難做出正確的判斷」來自圓其說。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所有的角色像個提線木偶,被編劇和導演所操控,他們所有不合理的行為,不是因為他們角色自身驅動,而是為了達成導演的目的,目的是什麼?目的就是為了推動情節的發展,通過情節去說教,生硬地去控訴人性的醜陋。

攝影,化妝,剪輯,特效的不足,很多亞洲的電影可以通過技術外包給好萊塢團隊去彌補,但很多邏輯和劇情的漏洞卻是致命的,而這,也是做為一個故事最基本卻也最為重要的東西。

很多人說,科幻片,喪屍片,邏輯不重要,我覺得任何類型片,說邏輯不重要的都是在耍流氓。
《三體》何以優秀,何以摘得雨果獎?《三體》即便是科幻,他也有強大的物理理論和紮實的數學運算為基礎。《蜘蛛人》里,蜘蛛人用蜘蛛絲拉住高空墜落的女友,女友在強大的重力加速度,腹部突然被蛛絲拉住,導致脊椎被活生生拉斷而死亡。也許蜘蛛人的設定很科幻,可女友是活在地球上的普通人,就要符合地球的基礎力學。小小的細節,就能反映製作人的態度,才能產生像《地心引力》《火星救援》這類故事優秀嚴謹且不浮誇的科幻電影。

也很多人說,近幾年韓國電影開始崛起,我認為,很多的韓國電影,跟歐美的差距,看上去很小,但這個很小,就存在巨大的差距。韓國電影這幾年「所謂的優秀」,很多只是題材的討巧。無非都是些,強姦、性侵、亂倫、兇殺。災難的本身,就足夠震撼,然後韓國會把這些災難,加到兒童身上,其中再牽扯些政治,這些偏激的內容甚至不需要影像,一篇文章報導就足以震撼人心。可拋開這些去看電影的本質,他們依舊還是韓劇的思維,韓劇的套路,只是批了一層人性和民主的外皮。韓國電影,要追趕歐美,依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PS:不要跟國產比,你肯定不會認為芙蓉姐姐沒有鳳姐丑,就認為芙蓉姐姐美,是國民好媳婦,大眾女神,是吧?醜的,終歸是醜的,不優秀的電影,到底也是不優秀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