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屍速列車 Train to Busan

釜山行/釜山行:尸速列车(台)/尸杀列车(港)

7.6 / 209,055人    118分鐘

導演: 延尚昊
編劇: 延尚昊
演員: 孔劉 鄭裕美 馬東石 安昭熙 崔宇植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木衛二

2016-09-14 01:55:15

如果不變成喪屍,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討厭人類


《釜山行》的成功,不只是帳面數字的成功。

舉個不一定恰當的例子。它就相當於拍攝了《路邊野餐》的畢贛和《長江圖》的楊超,突然拍出一部十幾億票房的商業電影。

這當然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高麗參雞湯。

導演延尚昊,此前專門拍攝一些沒人看的獨立動畫片(代表作《豬玀之王》)。最高觀影人數,不過才一兩萬人——還比不上專門拍冷門藝術片的洪常秀。

首爾站
從默默無聞的小眾一躍成為大眾熱捧的對象,聽起來匪夷所思,但過去十幾年,韓國電影屢次上演此類新導演奇蹟。《釜山行》是個喪屍片(殭屍片),就是《殭屍西恩》、《殭屍世界大戰》到美劇《行屍走肉》的那種殭屍活死人。

這種看來就不夠大眾、不夠主流的類型片,在韓國從未有成功的案例。此前韓國千萬級別觀眾人次的電影類型是歷史片、戰爭片、災難片、警匪片等,比較特殊的是奉俊昊的《怪物》和今次的《釜山行》。

在形式上,《釜山行》與奉俊昊的軟科幻片《雪國列車》情境有一定相似。它們都是父親帶女兒,有小團隊,然後都有打通一節又一節車廂的動作場面。但兩部電影有個本質上的設定差異。《釜山行》里開往釜山的KTX列車,完全復刻自韓國民眾的日常生活——包括中途經過的天安和大田站,而《雪國列車》是一個完全架空的末世故事。通俗點說,《釜山行》更容易有代入感,出現的人物包括了老少中輕病弱殘孕,完全就是縮小版本的人類社會組成。看明白了這個,你就能讀懂《釜山行》背後的訴求,它並不是噴血漿、玩死慘的恐怖大秀。
 
與國外大片常見的正氣過剩男主角不同,《釜山行》從男一號到幾個角色,大多是帶有性格弊端上了車。如此一來,直面危險恐懼,與喪屍的殊死搏鬥,反倒變成了修正人性弱點的契機。以男二號夫婦兩次被阻攔進安全車廂為例,第一次的實行者是男一號。到了第二次,男一號自己也跟著變成了受害者。

讓多數觀眾恨得牙癢癢的場面,絕對不是來自喪屍的瘋狂殺戮,而是人類對同伴的輕蔑、敵意和不信任。與「車」俱來的諸多毛病,通過喪屍病毒的感染催促,一併爆發了出來。

不難發現,男一號在一開始,與從頭到尾充當反派的自私大叔,差別不大。延尚昊在攝影棚模擬了高速運行中的車廂,不計其數的群眾演員「以超越其他喪屍片」的賣命精神,去演繹那些奇形怪狀的暴走喪屍。如果你對喪屍片還停留在分不清掙扎還是抽搐的慢速運動者,《釜山行》會帶來無數驚人的誇張場面。
 
《釜山行》的最大意義是堅信人還可以作為人,配作為一樣活物,生存在一個崩壞的、末日來臨前的恐怖環境當中。對弱小者的庇護,對同行者的援手,對陌生人的信任,乃至於對人類陰暗面的失望,它們共同組成人類集合的豐富面貌。你回頭再看《怪物》或《雪國列車》,兩部電影也同樣對人性做出了積極肯定(有個例外是今年的《哭聲》)。

《釜山行》的熱門,不是韓國本土或在香港台灣熱映的一時現象,也不只是一部電影和一個導演的成功那麼簡單。在影片背後,你會看到韓國導演對人性的考量,有善良的一方,也有惡意的一方。有完全國際化的運作,也有辛辣入喉的黑色諷刺。電影的高度工業化並不排斥獨立電影的新鮮血液,也能讓偶像明星改頭換面。面對一部看起來只是為了刺激腎上腺激素分泌的喪屍類型片,你會發現,拍電影確實不只有一種可能。

無論在格局、橋段還是節奏上,《釜山行》都是東亞喪屍片少見的成功案例。

東亞幾國中,日本出產過不少喪屍片,但無一例外是以小眾、怪雞和惡趣味為特徵,少有人能把目光投向大片視野的。香港台灣也有那麼點零星嘗試,可以忽略不計(麥浚龍《殭屍》是華語電影特有的殭屍片)。倒是日本的黑澤清和青山真治等導演,在他們藝術片裡不同程度表示過對喪屍題材感興趣。

染谷將太和小田切讓
例如科幻片《完美的蛇頸龍之日》裡的「哲學殭屍」。像這兩枚喪屍,大概能秒殺所有年齡段的妹子

《釜山行》對喪屍的行動設定有一定調整,譬如被啃咬後的感染時間,飛快的行動速度,智商基本為負數,高度依賴目測視線和聽覺,弱光下會盲視……但總體上,它們還是活蹦亂跳,完成一系列高難度肢體扭曲的西方喪屍——讓人看完之後很想上去親身試演一把。

不少人以邏輯有問題來批評《釜山行》。

譬如感染速度到底多快,喪屍如何第一時間判斷是死人還是活死人等等。可是,如果不相信導演和喪屍類型片的基礎設定,那麼,電影根本沒法看。

《釜山行》採取了平凡(平民)英雄的人物設定,其實不好拍。你可以拍成電鋸屠屍,以一敵百,火燒連營,但電影主人公是一個代表殷實中產的人物。你讓他爆發,他除了數字,別的恐怕也爆發不出來啊。這部電影,沒有槍,沒有刀,除了棒球棍以外,沒有更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了。

好萊塢大片或商業電影,容易大開主角光環。《釜山行》放棄了高大全偉光正的寫法,主人公是帶著自私和不完美的人物性格出場,不斷進行修正,最後還選擇了自我犧牲。不只是主人公,其他幾個配角,也各自完成了行為的轉變調整(包括女兒)。

封閉的高速列車空間,從一道又一道的車門到狹小的廁所,觀眾很容易感同身受。這種環境模式,比在遠古洞穴、中世紀堡壘或黑暗地下城,日常太多了——因為所有人都熟悉,反倒尋思著都大難臨頭,演員們看起來不緊張而且也太放鬆了吧。

我喜歡的一些人物和段落如下:

列車員
第一枚喪女

她的最後一秒上車是類型片的常見橋段,但是,她成功感染,又從美女列車員背後現身襲擊的畫面,很出彩。直男觀眾也忍不住表示,頭兩個變喪屍的姑娘,顏值好身材佳,被感染了很可惜。

坦克大叔

坦克一樣的身軀,實木桶般的上臂肌肉????,這個 MT 大叔站在廁所門口,我就腦補了他要屠殺喪屍的熱血場面。果不出其然。

好在《釜山行》也沒有誇大他的戰鬥力,他的力量,始終還是停留在壯漢的蠻力上。真是令人感動的好肉盾。

自由落體空降喪屍

電影裡有兩處喪屍空降的場面,一個是在新聞報導的視訊上????,一處是在淪陷了的大田站。這裡說的空降是從走廊天橋上飛瀑而至的喪屍們,有一個摔得全身扭曲了依然猙獰著想吃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還特別希望看到個穿高跟鞋奔跑的喪屍。

高速喪屍車禍

韓國喪屍們實在是跑得太快了,沒有剎車沒有後視鏡也沒有交警。所以在鐵道上撞成了一堆,報廢無數,真是一起慘烈的高速連環相撞追尾車禍。

不過,比這群喪屍飆車族還可怕的,是那個狂奔的孕婦。求生加母愛,總是偉大的。

掛滿喪屍的火車頭

你們肯定以為,我就喜歡看大場面,那看《殭屍世界大戰》去啊!

實際上,我在說的,都是關乎想像力的問題。用電腦繪製出十萬個喪屍也不成問題啊,但是,怎麼讓這一堆怪物,跟主人公產生具體的聯繫,那是個難題。《釜山行》從頭到尾,都在讓觀眾接受這樣一件事情,放置於現實社會又帶有太過鮮明類型片特徵的玩意,沒那麼好搞。

否則啊,中國人早拿過來山寨了。

但有人肯定還要說,《釜山行》給大家留下最大心靈創傷的,還是人類本身,尤其是那個面目極端可憎的官僚大叔。他濫用權力,苟且偷生還煽動群眾。無腦起來,讓你恨不得上去掐死他。

豬王
如果大家厭惡人類,那一定要去看導演的第一部長片《豬玀之王》。反正聯繫幾個作品,感覺導演真是深深的厭惡人類啊。

《豬玀之王》是 2016 年以來,我看過最黑暗壓抑的一個片子。雖然有極端泄憤的一刀切,但在瘋狂變態的青春期衝動以外,延尚昊卻袒露著人類的蒼白,脆弱和自私可憐的一面。給主人公配音的,是另一個韓國獨立電影導演,梁益俊。他導演的《綠頭蒼蠅》也是我很喜歡的片子,講一個沉迷於暴力最終又被暴力所吞噬的男子。

扯這些,不外乎是對喪屍片進行一定的過度闡釋。它們可以是爆米花類型片,它們還暴力成災——好在《釜山行》的尺度很一般啦。

當人類還是人類,當喪屍變成比野獸還瘋狂的集獸性之大成的怪物。這種面目鮮明的對比,有如對人類社會現實的終極暗喻。普通人,總是無法跟更加機械、龐大、無人性的資本財閥集團或上流官僚階層對抗,不斷被同化,被感染,被消滅。

無差別的破壞,廝殺,爛咬,爆啃,搗亂所有社會秩序和人際關係的狂熱衝動,本質上卻還是有無政府主義的末世訴求。可到頭來,這種類型片還是為了反寫人性(好電影往往如此)。至少,《釜山行》是這樣做的。

老司機
喪屍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要搶主角的戲,或是導演表達破罐破摔死光光的絕望,而是為了烘托這些主角(普通人類)身處人性與道德衝突時候的複雜形象。所以,電影真正影射的,讓人感同身受的,其實還是社會上(一趟列車上)普遍存在的階級傾軋和自私不公。

最終,電影在失望中有希望,合理保存下來了婦孺、親情與歌聲。【刊載於 新京報 木衛二公眾號】
-------------------------------------

截圖掃碼,關註:MOViE木衛(movie432)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