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神奇动物在哪里/怪兽与它们的产地(港)/神奇生物在哪里

7.2 / 460,684人    133分鐘

導演: 大衛葉慈
編劇: J.K.羅琳
演員: 艾迪瑞德曼 伊薩米勒 柯林法洛 柔伊克拉維茲 朗帕爾曼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宋偲瑄

2016-11-20 06:13:43

寫給同樣追隨十五年的你-神奇動物在哪裡

************這篇影評可能有雷************

紐約傾城的雨

你帶著在心裡生長了十五年的霍格沃茨城堡走進電影院,最後仰頭靜靜沐浴了紐約傾城的雨,安靜柔和而清涼。依舊是中世紀懷舊的灰色濾鏡,灰色調中隱隱透出光亮的藍。最後那隻遮天蔽日的鳥獸張開翅膀滑過紐約的上空,十五年前那隻叫做海瑟薇的長著雀斑的白色貓頭鷹,指引著一個小男孩穿過煙霧繚繞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從此汪藍又淺灰的巨幅圖景在你們眼前展開。

電影撕裂了現實的時間空間,十五年前國王十字車站羅恩說,嗨你是哈利波特,自此在平凡世界之外,你的心中洞開了一個充斥著蜂蜜酒,金色飛賊的魔法平行次元,與你如影隨形。

一臉僵硬的反魔法協會「母親」,問紐特你想成為反對巫師的搜查者嗎。「No, actually I would like to be a chaser.」追捕手,你坐在電影院的軟椅上,乍聽見這個詞,就像這十五年來的每一天,任何一個相關的詞彙都是打開你心中魔法世界的機關,一經觸動,你的眼前霍然出現一場場驚艷的魁地奇,幼小的哈利緩緩張開嘴巴,吐出捕獲的第一顆金色飛賊時潮濕的驚喜,長大後的哈利在掃把上來去自如,球場即戰場直面迎向黑魔法的追擊。

淘氣的玻璃獸在銀行橫行霸道,你看著紐約的街景其實心中有點失望。不會吧這是要發生在non-magic world中的故事。你心中無比思念霍格沃茨的城堡,你的眼前浮現鄧布利多在開學典禮中講話時白色的鬍鬚,你想起有求必應屋的廊角,你彷彿看見了整個禮堂懸浮的高腳杯,以及哪個不合時宜飄進來的信封和報紙,尖銳的記者叫囂著哈利波特的女孩,赫敏翻著白眼。

但是當粉色的女郎柔和地指揮著碟子和佳餚,你心稍安慰,好吧,在紐約某個拐角的閣樓,終於出現一個巫師的房間,隱隱有著城堡的影子,魔法的元素不那麼富裕,但好像也不錯。你的眼前浮現羅恩母親製作南瓜餅的畫面,羅恩家的壁櫥毀於鳳凰社的某次幻影移形,你心中湧動著優美的旋律,哦,我喜歡這個粉色的女子,順著她溫軟的聲音我彷彿看見了羅琳創作時戴著黑框眼鏡閃動的微笑,不不,羅琳,我終於長大到,在看電影的時候,也能平視地看見你的目光了嗎。

胖胖的罐頭廠工人被卡在箱子口,影片的節奏頓在那裡像是一個休止符。當他終於把自己塞進紐特的皮箱----瞬間,爆發了大朵大朵的圖景,休止符短暫抑鬱後的浩大,沒錯,一瀉千裡的汪藍,繚繞著雲煙,跟霍格沃茨的天空擁有一樣的色調,小小的木箱裡藏著遼闊的牧野,身形龐大的鳥獸在這裡嬉戲,你想起了第六部里住在山頂雪堆裡的帳篷,赫敏那隻黑色刺繡的小小手袋,重得可怕,也乾坤得真切。你的心在呼嘯,這才是魔法的世界!終於出現了!所有開場的小小失望在這一刻得到完全的滿足,魔法的世界呵,它回來了!

You will always watch movies about magic when Rowling is napping, but when she comes to you, you could recognise at once the authentic. Magic of Rowling is magic.

終點又是火車站,「如果我的書出版了,可以寄給你一本嗎?」
幹練的女子眼中閃爍著幾分羞怯的喜悅,「當然可以」
紐特點點頭轉身離去,我們和女子一樣幾分落寞。又要散場了嗎?
「我在想,你介意我親自來把書送給你嗎」突然又冒出來紐特的聲音和頭,不見來路,我們和女子一樣,喜悅打敗了所有的羞怯,眼中幾乎含著驚喜的淚光,「當然,當然可以」
你又回來了呢,還沒有散場,五年的等待,羅琳你和我們一樣不捨,是的吧?

女子的背影像練過舞蹈的樣子,修長而柔韌,隱在黑色修身的風衣中,走幾步聘婷地頓了一下,那是這個嚴肅而幹練的女子,別緻的雀躍。

紐約古老閣樓裡的一對魔法師姐妹,我感到了分別羅琳對女子細緻的審美。妹妹粉紅色的雅緻和清澈的嫵媚,姐姐沉靜內斂,卻有著明亮而柔韌的喜悅。透過寬大的螢幕我總能感到,倫敦街角的咖啡店裡,羅琳執筆停在半空,考究而溫暖的目光。她和我們一起,歪著腦袋偏頭看著這對姐妹花,欣慰而心安。羅琳,你瞧,鳥飛過,天空總會留下痕跡。我們也漸漸能體會出你審美的構思和痕跡了。

我們和羅琳一起老了這十五年啊,還記得某部電影的開頭羅恩駕駛著父親瘋狂的飛車,載著哈利一起返校,動盪的鏡頭和激烈的場面,自第一分鐘起吸引著我們年少的目光。而今世事輾過了十年又半,羅琳,你知道我們也長大了,能靜靜欣賞暗灰色安靜的風景裡的玄機了,對嗎。羅琳,你也知道我們長大了,開始懂得珍惜週遭的事物,能夠真心體察動物的內心,明白這世界上多樣性的存在是極大的恩賜,會蹲下來認真傾聽,別的人或是生活本身。羅琳,謝謝你了解,這十五年我們在馬不停蹄地經歷,帶著內心深處你親手締造的霍格沃茨。

第五大道古老的建築被黑幽靈摧毀又重建,木頭窗欄從一地碎渣中還原成柱體,宛如摺疊積木一般重新復原生長出稜角,像是螳螂修長的觸角,像是力臂過長的槓桿,讓人看著替它費力,它卻自己準確地搭上了窗欞,完成了「恢復如初」咒語的指令。

你看著在紐約傾城的細雨里,non-magical 駐足站在街道上,似乎傾聽著神諭接收著來自宇宙的邀請和資訊,但其實卻是被洗刷著神奇的記憶。

人們總是以為自己在接收,其實是在遺忘。

後記:忘了就是忘了,又何必找回呢。腦海有很多哈利電影的殘片,很清晰,也很不完整,符合遺忘的定律。不算是合格的哈迷,常看到各種有關哈利波特不為人知的細節,很慚愧,我都不知道,也不想反覆重新刷哈利波特的近十部電影。印象派的意識流不好嗎,能記得多少就是多少,廣闊的世界還有太多未知想要去看,而看過的電影,就這樣自然地投影在心上吧,不去刻意地準確記憶,就讓他們以光與影的印記,淺淺地漂浮在腦海上空,像若有若無的月光。

餅店人來人往
「你是怎樣想到這些形狀的構思?」
胖子眨了下眼睛「It just comes up.」
粉色的女子站在那裡靜靜旳微笑,一如初見。
胖子看直了眼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