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丁大匠

2017-11-10 11:14:18

一部大型的同人電影,由猩猩在印表機旁敲出的劇本

************這篇影評可能有雷************


這是一部徹頭徹尾的爛片。導演壓根就沒看過原著,然後拍了部大型的同人片。 《東方快車謀殺案》是我看得第一部偵探小說。因為這部小說,我才喜歡上了偵探小說。 這也是特別的一部偵探小說。波洛在書中告訴我們「一般都是12個人,只有一個兇手。而這裡,卻是十二個人,只有一個無辜者。」 這部小說的精髓是什麼?12個普通人,為了正義,殺死一頭野獸。他們並非窮兇惡極,並非殺人不眨眼。僅僅是為了正義得到伸張,為了和小黛西一樣的孩子。所以他們親手殺死野獸。 同時,也因為他們是普通人,所以,他們並沒有指派某一個人去殺死野獸。他們「在黑暗中,一個接一個通過哈伯德太太的房間,捅了雷切特。」沒有人知道是哪一刀致雷切特於死地,沒有人知道誰是劊子手,沒有人會因為殺死野獸而心理上有負擔。 當列車停下,他們會下車,消失在人海。就普通他們本來一樣。 這是原著的精髓。他們是普通人。被迫組織起來,去殺死野獸。他們不知道誰殺死了雷切特。他們無需為野獸的死亡負責。 我一共看過兩個版本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很遺憾,殺人都拍得不好。 上一部是哈伯德太太點了盞藍色的燈,看著一個個人進入車廂,捅雷切特。他們是普通人啊,是守法公民!每人進去捅雷切特一刀就是為了大家都不知道是誰殺死的他。哈伯德太太怎麼會盯著! 這一部就近乎胡扯了。一群人一起進去殺死雷切特。 蒼天啊!我們先不說這些守法公民為啥能殺人那麼嫻熟——雷切特在這裡是tm醒著的——那個火車包間能擠進如那麼多人嗎?麥昆因還那麼胖! 麥昆因,原著說他是個「討人喜歡的小伙子」。這一部里他比我還胖。我就夠討人厭了,導演還安排他酗酒。 酗酒不說,還安排他做假帳。原著里每新出一個疑點,都是為了洗白某個人,胖波洛懷疑到那個「小個子,黑臉膛,說話像女人」的人身上。這下好了,麥昆因做假帳了,所有疑點立刻指向他。 去掉了希臘大夫,把他和英國上校合二為一。這個改編就更糟糕了。 原文反覆出現過「陪審團有12個人,車上有12位旅客。」為什麼?雷切特逃脫了法律的制裁,那12個守法公民要讓他接受制裁。他們組成了陪審團,他們認定雷切特有罪。 而原著的結尾,其實希臘大夫和鮑克先生也是臨時組成了陪審團,波洛只是法官。當他問向陪審團時「無罪,法官大人。」 把希臘醫生去掉,只剩鮑克一人,就成了經典的偵探和助手的套路了。 最要命的就是哈伯德太太。在原著里,她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一位矮胖,略微可笑的美國慈母」然而也是因為她的手提包漏了陷。 她反覆的給人看「我的女兒」和「兩個醜得要死的孩子。」「我的外孫,他們不可愛嗎?」 為什麼要這樣?因為她的女兒,和兩個外孫,因為雷切特全部身亡! 把這個情節改了,哈伯德太太成了嫁過好幾任丈夫,因為遺產有點小錢的半老徐娘,這編劇大概是大猩猩在打字機旁胡亂敲的! 至於其他的人物,懶得說了,反正波洛都能讓人拿槍打他,還有什麼不可以?哦,有的,波洛有個女朋友,還把她的照片帶在身邊。世界上居然有這麼扯蛋的事! 最後,所有人在隧道里,擺出了一個最後的晚餐那樣的架勢。或許有人會覺得好,但這tm是波洛,他才不會說教呢。他也不會傳福音,他僅僅說了兩種可能,聽取陪審團的意見後,就「榮幸的告退了。」 下邊是在看電影是打的字,本來想整理的,看完了太憤怒。無法整理。

我正在看! 這是什麼?大型的同人電影嗎?黑人從哪裡來的?古板的英國上校成黑人了?還當了醫生? 麥昆因,「討人喜歡的小伙子」比我還胖,我就夠討人厭的了。 哈伯德太太,天哪,我看得上一版電影就把她改得夠爛了,這版看來更爛。 正好看到波洛說「我不喜歡您那副尊容。」然而,波洛不會那樣的神態說話。不會用那樣突然深邃的眼神。他會彬彬有禮的說這麼一句話。 穿絲綢龍睡衣的女人是消失在過道盡頭,不是跑到過道盡頭。波洛起來也是要時間的,那女人在門口等到波洛起床後再跑的嗎? 電影把英國上校和希臘大夫給合二為一了。厲害 。 更厲害的是用了一分鐘不到就檢查完屍體,知道幾點死的,還看到很多刀。 最最厲害的是原著中希臘大夫搞婚外戀,英國上校則是非常忠誠。 比較奇怪的是當時我看東方快車上的謀殺案(我看得第一本偵探小說)當時我就認為希臘大夫是黑人(對他描寫是皮膚黝黑),這裡倒是和我想像中的人物一致。 波洛還爬到列車上,列車旁邊是萬丈深淵。這一定是大力神,不是那位有著小小的灰色細胞的人。 我一個人的親娘啊!那燒剩的碎片是兇手真的想銷毀的。被小心燒燬(因為會暴露他們),你們見過剩下巴掌大那麼一塊的嗎? 瑞典女人長得不像綿羊。 俄國公爵夫人,這裡說是什麼公主。她是挑剔,不是找碴。拍成尼羅河上的慘案了這是。 在雪地裡喝咖啡,波洛先生對咖啡溫度有特殊的要求,他永遠不會去雪地喝咖啡。 真tm驚喜不斷,黑人醫生開槍打人了。這個導演到底有沒有看過原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