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訊息
電影評論更多影評

青冥如風

2017-11-11 01:22:33

請導演搞清楚,這不是一部美國個人主義式的文藝作品。請至少尊重原作。

************這篇影評可能有雷************


看完這部2017年的《東方快車謀殺案》,我感覺自己被餵屎了。

這不是一部經典的偵探推理電影,更像是一部披著偵探外衣的文藝片。

因為,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任何推理的要素——正相反,我看到的是一個毛利小五郎式的傻偵探,理不清思緒,看不清迷霧,被自以為是的推斷牽著走,甚至沒有做過一次像樣的推理,三次無理的大吼,兩次推斷錯誤,最後的晚餐看的我差點想直接離場。這真的是阿加莎筆下大名鼎鼎的【赫爾克里·波洛】嗎?整個片子都透露出一股奇怪的福爾摩斯氣息—— 根據陌生人外表的細節推斷他們的身份職業,顯示出自己的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然而這種演繹法怎麼在謀殺案中從來都沒有使用過?)甚至為了滿足【男主角】的表現欲,一個本該坐在座椅上活動自己的灰色細胞的老頭,撬門,格鬥,追逐,無所不能,開頭還強行給他安排一個不存在的推理故事......嘖......

 你確定這不是一個蹩腳的福爾摩斯鬧劇現場?




因此,我個人更推薦對這部電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選擇原著小說或者1974版本的電影。
(以下影評有嚴重劇透)

不考慮什麼演技,畫面,鏡頭之類的處理,我們只考慮故事的內容本身,我相信大家都同意,一部經典的作品,無論導演怎麼進行藝術加工,對於故事本身的主線以及推理小說本身的邏輯,是不能亂改的。因為推理小說就是靠這個吃飯的,如果你連推理情節和故事內容都改動了,那麼你憑什麼還能把這個故事叫做《東方快車謀殺案》?

那在此基礎上,讓我們重新梳理一下完整的故事情節和邏輯吧。每一部堪稱經典的推理小說,必然都有著嚴謹甚至是令人拍案叫絕的邏輯理論。
而這部電影,我可以說,沒有。


這個故事主要講述的是大名鼎鼎的波洛先生無意間闖入了一個由12個人(或者說13個人)靜心謀劃的一場謀殺案中。這場謀殺案被限定在了一趟列車的頭等艙內,而這件事最終由於【波洛先生的意外乘車】以及【列車遇到大雪沒法按時到站】這兩個情況而產生了極大的變數,而被波洛先生所偵破的故事。

那麼這部電影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1.缺乏事件的邏輯基點。

這個事件的核心是,來自天南地北看似各不相關的13個人,為了殺死5年前阿姆斯特朗慘案逃脫了法律制裁的兇手榴彈切特而一起乘上了東方快車,這13個人精心安排好了每個人的「偽證」,從而編造出了一個不存在的「兇手」,【這個兇手在A站上車,晚上殺了雷切特,在後半夜列車到站B站後,兇手下車離開了這列火車】。那麼當第二天早晨發現屍體的時候,13個人就會向警方用串供的方式證明這樣一個事件的存在——讓警方相信「真正的兇手」已經不在火車上了。

但看到這裡大家應該意識到了,這件事最大的問題在於,首先,因為波洛先生的出現,13個人職能將也在頭等艙裡的波洛先生當做他們的「目擊證人」去演這場戲(這才有了影片中晚上吵醒波洛先生的敲門聲,雷切特的聲音以及穿紅色睡袍跑步的人);然而緊接著意外發生了,因為大雪封路,沒有辦法使得劇本中「兇手殺完人以後在B站下車」的情況成立。那麼,嫌疑犯就只能限定在這頭等艙的13個人中(為什麼不可能是其他車廂的乘客,在原著中也有嚴謹的論述)。

在這種情況下,13個人只好一個人為另一個人作偽證,每一個人都說著虛假的證詞,提供著虛假的證物,隱瞞著一切和阿姆斯特朗家相關的資訊。而推理的精彩就在於波洛先生剝繭抽絲,在一個一個的單獨詢問中,發現每個人邏輯的錯誤和在試探中發現每個人身份的漏洞最終推斷出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這13個人,每個人都與當年的阿姆斯特朗有關,也都參與了兇殺案。

可以看出,電影中,雖然有這兩段情節,卻根本沒有解釋這兩個因素的必要性,這也使得這場著名的推理,從一開始就失去了邏輯基點。

我只想說,導演

麻煩你認真看看原著好嗎?








2.推理情節的嚴重缺失。

影片中,波洛作為一個神探,卻連續兩次認錯了兇手,這簡直是我最不可以忍受的事情。因為,原著中,直到最後真相大白之前,波洛先生都沒有做出定論!這意味著他從未被那些看似輕而易舉得來的線索所迷惑。

舉個兩個很簡單的例子——

其一。原著中有特意強調每個人的包廂位置,也有將整個時間線進行整理說明——當然是通過波洛先生的視角。也就是說,讀者和波洛先生擁有同樣的資訊去做出推斷。必需要說明的是,包廂位置,和時間線,是的,時間線,這一點非常重要。小說中,甚至1974版的影片中,都對這一點做了詳細的說明,包廂位置的不同將影響每個人對事件描述的真實性以及每個人的證詞是否有虛假——波洛先生聽到的聲音是幾點,波洛先生看到的那個穿猩紅色睡衣的人是誰,波洛先生聽到的那句法語到底是誰說的?(是的,那句「我沒事的」法語不可能是雷切特先生說的,因為他不會法語,這和那個故意被弄壞的表,放在現場的手帕和菸斗一樣,都是故意誤導波洛的線索,而在影片中,這些線索要嘛一筆帶過要嘛隻字未提。)

其二。原著中專門有一章叫做「十個問題」

1.有字母H的手帕。是誰的?

2.菸斗是阿巴斯諾特上校丟的,還是其他人的?

3.穿猩紅色睡衣的是誰?

4.假扮成列車員的那個男人或女人是誰?

5.為什麼手錶指針指向一點一刻?

6.謀殺發生在那個時間嗎?

7.是更早?

8.還是晚一些?

9.我們能確定,殺死雷切特的不止一人嗎?

10.他身上的多出刀傷還有別的解釋嗎?

這是這個事件中段最精彩的地方,也是波洛先生釐清楚事情發生以後的推論開始。而在影片中,這十個問題居然在波洛先生認為瑪麗是兇手的時候說了出來——你他媽問題都沒回答,你怎麼好意思確定別人是兇手的?誰給你的勇氣?!就因為你既是導演又是主演嗎?



整部電影,刪減了大段大段的推理情節,刪掉了大段對現場線索的分析和猜測,沒有提到任何有連續性的推論-驗證-推翻;一段簡單的線索分析+打鬥就能過掉一段精彩的劇情,甚至連單獨詢問,都沒有顯現出波洛最機智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面——

比如推斷女傭人是不是阿姆斯特朗家的廚娘時——「我給她設了一個套——她上當了。我說,我知道她是個好廚娘。她回答說:『是的。所有的女主人都這樣說。『 然而,加入你被雇用做女傭人,你的主人將很少有機會知道,你是否是個誠摯的廚娘。」


那麼這部影片最後留下的是什麼?是波洛的掙扎,波洛的獨角戲,波洛對人性的探討,波洛的大徹大悟,波洛的心靈昇華。

WTF?

我在看東方快車訪談錄?










3.最精彩的地方變成了最噁心的地方。

我們先不說人物刻畫的硬傷,伯爵和伯爵夫人是有心理疾病還是有暴躁症?一個瘋狂嗑藥,一個一言不合就像狂犬一樣只會打人。

哈巴特太太是一個風騷迷人的老女郎?開場就把我驚著了,意思是還得出來點香艷的場景才有人看?

波洛跟個痴情老男孩兒一樣,拿著心上人的照片唸唸不忘等等.......

我們現在都不說這些人物硬傷了。

只說最後一段。

在這部小說中,精彩的推理,嚴謹的邏輯,意想不到的事件真相,其實都不如最後這一段昇華的到位,我認為也正是最後波洛給出的那「兩個選擇」,才使得這個作品成為了永遠沒法超越的經典,而這個人物,也在第一次讀阿加莎作品的我的眼中,鮮活立體了起來。

應該說,事件的真相是對人性的一種拷問,更是對法律和公正的一種全新的審視。

這13個人有罪嗎?法律上講,當然有。雷切特有罪嗎?當然有。那他為什麼還活著?

他們以自己的方式審判了他的死刑,宣揚的卻是這個世界的正義。

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人可以逃避內心的問責。

但波洛巧妙的做到了雲淡風輕。

電影裡....



直接引用豆瓣phoebe 寫的影評——



波洛的魅力就在於他浮誇做作的舉止、客套囉嗦的談吐。那種滑稽自戀的外表和智慧溫情的內心之間的巨大對比,把這些都拋棄掉,那還是波洛嗎?當最後波洛威風凜凜、長大衣雪中飄舞、聲嘶力竭地質問兇手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完全崩潰的,這根本就是一個假的波洛!原著的結尾是波洛輕描淡寫地提出了兩種結論,然後請同伴選一種。同伴會意地選了錯誤的一種結論,不動聲色地放過了所有人。這種含蓄而溫情的英式作風,真的比改編版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電影裡波洛走向《最後的晚餐》的畫面,確實很有藝術感,但是,你這是在拍文藝片嗎?

不是的,兄弟。

你是在拍懸疑推理。

主角不是救世主,不需要背負什麼命運,他在風雪中獨自走向最後的晚餐,卻聲嘶力竭的談什麼自己內心的理性和秩序。

這是一個令人作嘔的美式英雄。

這種導演,憑什麼敢翻拍這麼經典的《東方快車謀殺案》?

評論